万博网页版在线登录入口

宋庚一的言论如果在欧洲开除只是开始

原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女教师宋庚一的错误言论,已传遍全网,引发舆论谴责,如今事情已经过去了多天,但是至今都没有看到宋庚一的道歉,反而有很多人跳出来为宋庚一辩解,着实让我气愤。

宋庚一和她的那些所谓支持者,你们应该知道,我们国家对你们是很仁慈的,就你们那些言论如果在西方国家,被单位开除只是开始,更大的惩罚还在后面。

二战结束后,针对纳粹德国屠杀犹太人的历史,欧洲各国纷纷通过立法加以确认,这些国家包括法国、比利时、荷兰、德国、奥地利、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十余个国家,而且这些国家还通过立法禁止否认屠杀犹太人的言论,违者将予以严惩。

所以不要以为你在德国说不当言论被判刑,在欧洲各国如果发表否认或质疑大屠杀的言论,都会遭到刑事处罚,记住,是刑事处罚,不是治安拘留。

德国在1992年修订《公开煽动法》时,在第130章新加入了专门针对禁止否认屠杀言论的“特殊条款”。另外,德国《刑法典》第189条还规定“任何对于逝去生命的人们的贬低都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处以两年以下有期徒刑及罚金。”

1994年5月,德国联邦议会《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的法律,加重了“煽动罪”的定罪程度。按照新法,在公开场合宣传、不承认或者淡化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罪行,可依法判处3-5年徒刑。

2004年以色列立法机构通过一项动议,将任何“否认二战犹太人大屠杀”的人定罪,而且将向相关国家要求引渡这种“大屠杀否认犯”——不管其是否是以色列公民,也不管其发表言论时是否在以色列国土上。

同样将“否认大屠杀”言论入刑的还有法国、比利时、荷兰等国,都将“否认大屠杀”的言论写进了刑法,并予以惩罚。

那么西方各国对诸如此此类的言论进行了立法禁止,那么是否还有人以身试法呢?有,还真有人以身试法。

巴黎大学教授罗贝尔·福里松,他对纳粹集中营内存在用于毁尸灭迹的毒气室表示怀疑,1990年9月,他在接受了法国月刊的采访时公开宣称:

此言论一出,迅速遭到众人谴责,11个法国抵抗战士和“被放逐德国集中营者协会”对福里松提起私人刑事诉讼。巴黎法院于1991年4月18日通过判决,宣判福里松犯有“对危害人类罪质疑罪”,并对他和杂志社处以近33万法郎的罚金。

2007年,德国女律师西尔维娅·施托尔茨在为犯罪嫌疑人恩斯特·聪德尔辩护时称,犹太人大屠杀是“世界历史上最大的谎言”。因这一言论,施托尔茨获刑3年半。

2012年在一场演讲中,这位女子不吸取教训,又继续否认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又被判犯煽动种族仇恨罪,获刑20个月监禁。

2002年,德国人祖德尔长期住在加拿大,多次发表否认大屠杀言论并宣称“奥斯威辛集中营等是犹太人编造的故事”。虽然没在德国境内,但德国法院依然向其发出了逮捕令,并要求美国和加拿大将其引渡回国,接受审判。

2005年,加拿大以危害国家安全罪逮捕了祖德尔,并将其遣送回德国审判,德国以“否认大屠杀罪”对其判处5年徒刑。

不仅西方人发表错误言论会被法律严惩,就连不遵守法律的外国人也会因不当言行被处罚。

2017年8月6日,两个在德国国会大厦外行“纳粹礼”的中国游客,被德国巡警以“使用违宪组织标志罪”拘捕。根据法官命令,两名中国游客分别缴纳了500欧元后获得了保释。

可以说,在西方国家如果发表类似宋庚一这样的错误言论,开除只是开始,接着就是等待法律的严惩。

宋庚一的言论,实际上也触动了法律和道德底线。《人民日报》微博就发文怒斥:

我国虽然没有“否认大屠杀”言论入刑的法律,但《英雄烈士保护法》第27条第2款规定:“亵渎、否定英雄烈士事迹和精神,宣扬、美化侵略战争和侵略行为,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3月8日,南京市公安局发布警情信息,上海人孟某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内录制视频宣称“南京杀三十万人太少”等极端言论,引发舆论谴责,南京警方对其处以行政拘留8日的处罚。

同样还有安徽宿松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精日”分子叶某扬等4人,涉嫌网上出售公民个人信息,为“精日”群体提供服务,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二个月至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不等的刑罚。

相比欧洲等国,我国对类似的不法言论惩处相对较轻,宋庚一的错误言论从出现到现在,也只是单位将其开除而已。

“精日”分子屡屡出现,这更加说明必须要对其严惩,重拳出击,面对铁证如山的历史真相,不允许质疑,更不允许否认。

宋某的言论其实与日本右翼的言论很相似,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主要是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事实否认,二就是人数否认。宋某在课堂上的错误言论就是人数否认,而且还在课堂上公然向学生传播,其心可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