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MANBETX官网

1950年土耳其俘虏上百名“志愿军”美军看后大骂:全是友军

率军入朝作战的第40天。这天,他终于找到的立功的机会。德川战役打响后,李承晚的两个师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内灰飞烟灭。美军西线指挥官

十分生气,无奈之下迅速调兵遣将,土耳其的部队被命令占领德川西面的戛日岭。

土耳其的士兵探知,此处有“志愿军”一个团在巡逻,亚兹吉兴奋不已。52岁的他,如同重获新生一样。他手持弯刀,身先士卒,还大喊道:“我们代表着奥斯曼帝国的荣光,挥刀冲锋,将中国志愿军打到土崩瓦解!”土耳其士兵们听到奥斯曼帝国,就跟发了疯一样,冲出阵地,最后以白刃战大败“志愿军”,并抓获俘虏几百名。

回到营地的亚兹吉,嘲讽道:“美国人太弱了!他们一直说志愿军很难打,但我看不过如此。”

为何土耳其甘愿成为美国的“马前卒”呢?土耳其的军队为什么打了胜仗还要挨骂?令

为何土耳其甘愿成为美国的“马前卒”呢?这里不得不提一个人,土耳其总统伊诺努。

1938年的冬天,当土耳其之父凯末尔去世后,伊诺努如愿当选了土耳其总统。

凯末尔曾言:“上帝总是眷顾英法的。”因此,在二战开始后,作为追随了凯末尔近20年的伊诺努,选择和英、法缔结军事互助同盟。然而,这一次上帝似乎睡着了。德国借道比利时,几天时间便让号称固若金汤的防线天的法国宣布投降。这世界变化太快,希特勒没想到,伊诺努更没想到。

来不及悲伤,更来不及悼念自己的盟友,土耳其于法国投降的当月发表声明,宣布中立。并且同德国签订友好协定,做起了生意。英美各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德国已经在欧洲展现出“平推”之势,如果土耳其倒向德国,后果不堪设想。在此背景下,英美各国使节频频出现在土耳其的会客厅。伊诺努做梦也没想到,战争原来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

当列宁格勒会战胜利后,二战的局面逐渐明朗,苏联也开心了起来。不仅是因为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更因为自己有机会控制土耳其。土耳其横跨亚欧,正好控制着黑海与地中海的唯一通道——黑海海峡。

这里对于苏联有多重要?首先,苏联军舰或商船出海,这里是必经之地。此外,他国舰队可以直接从黑海海峡进入苏联腹地。这不是臆想,而是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克里米亚战争时期的英、法远征军,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同盟国舰队,他们都曾从这条路走过,然后给予了当时苏联沉重的一击。

自己家门的钥匙,却掌握在别人的手里。而这个别人,不仅曾偷偷进来给了自己一刀,还曾打开大门,放入强盗。“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而是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小马哥为了一个机会等了三年,而苏联等待这个契机,已经等个近三个百年。搂草打兔子,在消灭德军的同时,苏联也想控制黑海海峡,彻底解决扎在自己心中的这根刺!然而,苏联看到了契机,英美同样也不瞎。

磨刀霍霍,苏联还没来得及动手,土耳其连忙在英美的劝说下,加入盟国对德国宣战。

算盘落空后,苏联很不开心!于是,二战刚结束,苏联就再次找上了土耳其。苏联表示:二战的时候,土耳其允许轴心国的舰队穿越黑海海峡,直接对苏联产生了伤害,所以这海峡得由苏联来把关。

黑海海峡,苏联视为自家的“大门”,但实际上这是土耳其祖祖辈辈生存并控制的固有领土,土耳其果断拒绝了苏联的提议。苏联是个耿直的国家,要么是盟友,要么是敌人。之后,苏联果断陈兵苏土边境,一言不合就要动枪。

二战后冷战格局已成,土耳其这小身板儿哪里受得了苏联的威胁,连忙联系自己的“老大哥”英国。丘吉尔心想:“让你开辟欧洲第二战场的时候,你不听,现在想起我来了。再者,新西兰、印度、缅甸纷纷,英国后院起火,我自身都难保。”当然,拥有绅士风度的丘吉尔不好凉了小伙伴的心,眼睛一转,让土耳其去寻求美国的帮助。

美国总统杜鲁门直接派出航母舰队,开进地中海。美国!又是美国!苏联恨得牙痒痒,但苏联并不想将自己再度拖入战争的泥潭,所以撤军了。

土耳其总统伊诺努是个“缺爱的孩子”,他不确定,美国会不会一直保护自己,所以想要加入北约组织。

美国与西欧却直接拒绝了,但这并没有打消伊诺努的积极性。终于,土耳其的军队来到了一个不该来的地方——朝鲜战场。

中国人喜欢把土耳其称之为“土鸡”,不仅仅是因为发音相类似,更是因为土耳其实在是一个“搞笑”的国家。

1950年5月22日,共和党在大选中失败,伊诺努下台,继任者是的拜亚尔。换执政党,换总统,并没有影响到国家的政策走向。

土耳其想得很天真,只要陪着美军一起进入朝鲜,就能得到进入北约组织的门票。当然,对于土耳其的想法,美国是心知肚明的,但无奈于土耳其实在是太客气,只能同意了土耳其的要求。

在得到美国的允许后,新任总统拜亚尔钦点52岁的老将亚兹吉挂帅出征。亚兹吉是“土鸡”耳熟能详的人物,1916年,亚兹吉曾指挥一个师击退过英军,在土耳其的军民眼中,他就是个英雄。他加入朝鲜战场,不仅想要达成土耳其的政治需求,更肩负着一场奥斯曼帝国的镜花美梦!

“重铸奥斯曼帝国荣光,我义不容辞!挥刀冲锋,将志愿军打到土崩瓦解!”这位暮年将军与麦克阿瑟有着同样的傲慢,口出嚣张之言。而这样的狂妄,注定要在朝鲜战场上,被志愿军狠狠击穿。

1950年10月17日,亚兹吉率军在釜山登陆,共5000余名士兵,被编入美战队序列,第九军。土耳其的军队来的时间很巧,赶在了第二次战役前夕。

1950年11月25日,天气极度寒冷。天色渐渐昏暗,伴随着高亢的军号,在历史上留下重笔的德川奔袭战正式打响。第二天,播报:“大韩民国第2军团被中国志愿军全部歼灭,时间不到24小时。”

美军西线的指挥官沃克,错误地估计了南朝鲜军与志愿军的实力差距,致使西线出现巨大缺口。沃克得知德川失守,急忙调兵遣将,亚兹吉受命拿下的德川西面的嘎日岭,以便夺回德川。

午时,土耳其军发现了“志愿军”部队,大约一个团的兵力。他们衣着褴褛,精神萎靡,亚兹吉判断这可能是一支迷路的溃败之军。

“奥斯曼荣光永驻!”一轮炮火后,亚兹吉拔出土耳其军标志性的弯刀,身先士卒冲了上去。伟大的奥斯曼,就应该用弯刀结束战斗,这叫仪式感。砍瓜切菜,这是亚兹吉最直观的感受。面对冲锋,这支“志愿军”根本没有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就被土耳其的军队歼灭,还被俘虏了200余人。捷报很快传到了沃克耳朵里,沃克露出笑容,大赞土军骁勇。还没来得及在功劳簿上动笔,核查人员就带着俘虏回来了。

俘虏们看到美军,激动地流下了泪水,呜呜渣渣地说着话,像是在解释着什么。沃克只听懂了一句“思密达”,然后彻底蒙了,这是志愿军?志愿军会说韩语吗?还穿着李承晚部队的服装?

原来,这是南朝鲜第6师和第7师残部!他们刚从志愿军的炮火下逃出升天,却碰见了如同发了疯的土军。土耳其的军队本身是配有联络翻译的人员,但因为局面过于混乱,执行任务没有携带。南朝鲜军喊破了喉咙,然而土军听不懂这是韩语还是汉语,分不清东方人的面孔,友军就这样死在土耳其的弯刀之下。

沃克看着亚兹吉,大骂道:“蠢猪,全是友军!”周围的美国士兵们也开始哄笑。亚兹吉看着沃克,选择了缄默。而这,就是土耳其军队大胜“志愿军”的始末。

经此一事,亚兹吉心中更加急切,他需要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洗脱今日的尴尬。

第二次战役已经彻底打响,土军终于如愿见到了志愿军。嘎日岭之战,土军驻守的1个加强营及1个战斗工兵连,被志愿军全歼,共歼敌300余。11月27日,土军主力被志愿军包围,他们拿着弯刀与志愿军展开了白刃战,伤亡400余人。“要论白刃战,中国人是祖宗!”亚兹吉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

第二次战役中,美国第九军边打边撤。亚兹吉身在其中,与志愿军交火数次,伤亡3514人,244人被俘,最终,5000人的土军以这样一个结局,退出了朝鲜战争的舞台。土耳其将朝鲜战场视为奥斯曼帝国荣光重现的第一站,可惜他们选错了对手。

每个曾经辉煌的民族,都有一个大国梦。无论是卧薪尝胆,还是自力更生,都需要稳定的内外部环境。然而,土耳其在国际政治中寻衅滋事,朝秦暮楚,丑态百出,完全没有一个大国应有的担当与作为。殊不知,大国崛起,民族复兴,中国已经势不可挡。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