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MANBETX官网

被封杀10年的她拿下了戛纳影后

前段时间,世界杯出了这么一则新闻,伊朗队球员在一场小组赛前,没有按照惯例唱国歌,以此为国内女性争取应有的权利。

起因是今年9月,有个叫玛莎·阿米尼的女孩因涉嫌违反“头巾法”被道德警察逮捕,拘留期间昏迷死亡。院方宣布死因为心脏病发作,但女孩的家人表示并没有相关病史。

这件事激起了伊朗民众的怒火,引发大规模抗议,并且从德黑兰扩散到多个城市。伊朗政府派出安全部队,结果造成更多件。

饶有深意的是,就在“阿米尼骚乱”爆发前三个月,有位被政府封杀的伊朗女演员在戛纳电影节获得了最佳女演员奖,而这部波斯语惊悚犯罪影片,将代表丹麦角逐2023年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圣蛛》。

伊朗?波斯语?丹麦?奥斯卡?这一切要从本片的主演扎拉·阿米尔·阿布拉希米说起。

2006年,扎拉被卷入一宗性丑闻,她与男友的私密录像带被泄露到网上。伊朗法院以未婚发生不正当关系为名,判处扎拉鞭刑99鞭,并禁演10年。

之后,她坚持活跃在影视创作一线,拍摄小成本电影、给波斯语动画片配音,还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担任制片人。

《圣蛛》在前期准备阶段,扎拉原本只是导演阿里·阿巴西(现定居丹麦)的选角导演,当时已经找到了一位合适的伊朗女演员做主角。

然而最近,马什哈德接连发生骇人的命案,死者均为从事性工作的女性,凶手把他们骗去自己的住处,趁其不备用她们的头巾勒死,再打上蝴蝶结,趁着夜色抛尸荒野。

这名凶手还十分嚣张,抛尸后会给当地报社打电话透露抛尸地点,话语中透露出他是一位者,行凶的目的是为城市清理“肮脏的街道”。

这起连环杀人案很快引起了女主的注意——凶手明明留下了许多可以顺藤摸瓜的破绽,为何警方却一直没能锁定他,凶案反而继续接连发生。

她坚信只要刨根问到底,肯定会找到破案线索,但很快,她发现自己的调查简直步履维艰。

女主先找到负责案件的警方,对方张口闭口都在纸上谈兵,称只要凶手露出马脚,警方就会立刻发现并行动。

她想要继续追问,没想到警察开始发起牢骚,说这件案子每个环节都要经过层层审批,不是平民百姓想的那样简单。

女主又找到当地德高望重的法官,想要确认这个凶手的动机是否与有关。

没想到法官对咄咄逼人的女主很是不满,他警告女主不要随意发布那些耸人听闻的消息,甚至指责她“可耻”。

接连碰壁之后,女主换了调查思路,在街头偶遇了一个叫索格拉的性工作者,她当时脸色苍白,精神状态非常不好。

女主请她喝了一杯饮料,缓解了她的不适,但想要再继续追问连环杀手的事,索格拉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天,他是勤勤恳恳的劳动者、妻子和三个孩子的顶梁柱,到了晚上,他便骑着摩托车游荡在街头,物色自己的下一个目标。

这次被他盯上的,就是与女主有过一面之缘的索格拉。萨伊德趁妻子和孩子回娘家,把索格拉约到家里,突然在她身后用头巾勒死了她。

女主看到索格拉的尸体后又震惊又内疚,她拜访了索格拉的母亲,劝说她去报警,给予警方更多调查线索,然而对方摇了摇头——“他们不会阻止他的”。

实际上,连环案在报纸上刊登后,有不少民众就给凶手起了“蜘蛛杀手”的外号。在教典故中,蜘蛛曾救过,后被奉为不可伤害的圣物。

那些把萨伊德称为“蜘蛛杀手”的人,十分赞同他的杀戮行为,他们认为性工作者玷污了这座城市的神圣性,萨伊德不过是在为城市扫除“污秽”。

女主见过索格拉的母亲后,才彻底明白,只要人们把那些因为贫穷、染毒被迫卖身的受害者,认定为不可饶恕的“垃圾”,这起连环杀人案在宗教戒律严苛的马什哈德,就永远无法得到突破性的进展。

因为只身入住宾馆,服务人员曾一度拒绝为她办理入住,不满地警告女主戴好头巾,直到女主亮出记者身份才罢休。

调查期间,她还遭到负责案件的警察的羞辱,因为对方偷偷调查了女主的资料,发现她曾有过勾引上司被开除的“前科”,但女主其实是因举报上司性骚扰,被强行解雇的。

为了在街头寻找愿意接受采访的性工作者,女主也在夜晚街头徘徊,没想到被误认为性工作者,她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大声警告,才勉强吓退了尾随者……

但这一切并没有让女主放弃,她之后用自己为诱饵,引出了“蜘蛛杀手”萨伊德。

萨伊德刚要痛下杀手时,女主拼命大喊反抗,最终勉强逃了出去,第二天她便带着警察找上了门。萨伊德被逮捕时,他已经杀害了16人。

这是一起发生在2000-2001年间的真实案件,凶手萨伊德·哈纳埃伊因为妻子曾在街头被误认为是性工作者,就开始仇视嫖客和性工作者。他试了很多方法泄愤报复,最终把目标限定为他认为的性工作者。

最后一次作案时,受害者成功逃出了萨伊德·哈纳埃伊的魔掌,之后报了警,才让这个连环杀手浮出水面。这个细节经过改编,被安排在了女主的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圣蛛》并非一部标准的犯罪电影,导演并没有过多展现凶手的行凶手法和警方的调查经过,反而留出不少笔墨,描写萨伊德被逮捕后的情节。

在法庭上,萨伊德爽快招供,一脸自豪地把罪行描绘成“净化城市”,他每次抖机灵的回答,都会引来座下旁听群众的笑声。

妻子认为丈夫是在惩罚那些有罪的女人,大儿子甚至以父亲为榜样,在媒体采访中公然称,正在考虑继承父亲的“衣钵”。

至于那些受害者的家属,因为不想公开承认家人是性工作者,无奈地放弃了民事赔偿。

在我看来,正是这些情节构成了这部电影真正“惊悚”的部分,导演的重点并非展现个体犯罪,而是揭露伊朗社会这种建立在父权之上的根深蒂固的厌女文化。

从这个角度来说,当年被打上“不道德”、“辱国”标签的演员扎拉·阿米尔·阿布拉希米,就是《圣蛛》主角的最佳人选。

她定居他乡的十多年来,一直通过自己的作品展示自我,用实际行动打碎曾经笼罩自己的面纱。

正如故事里的女主一般,虽曾因职场性骚扰丢掉工作,在调查中受到羞辱、威胁,但依旧没有停下寻找真相,为弱势女性讨公道的脚步。

不出意外,即将冲击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的《圣蛛》又会是一部被伊朗封禁的电影,主演和导演也将登上某个“黑名单”。

然而,拉黑一个,后面依旧会有敢于发声的伊朗电影人站出来,封禁一部,也并不代表那些问题就会彻底消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