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MANBETX官网

人文课堂 爱海顿就是爱生活

在奥地利狭长的极不规则的版图上,汇集着无数光辉的音乐历史:它是莫扎特和贝多芬的世界,也是舒伯特和约翰·斯特劳斯的乐园,还是布鲁克纳和的炼狱。在《音符上的奥地利》中,知名音乐评论家刘雪枫带领我们行走奥地利,共享音乐盛宴。

“皇帝厅”是艾斯特哈吉亲王举行室内乐演奏的地方,4把椅子放着4件弦乐器。海顿的“皇帝”四重奏的乐声突然洒满每一个角落,对我来说,如此熟悉的旋律在海顿魂魄永驻的皇帝厅里萦绕,竟能悚然动容而心生肃穆。那些美国人此时给我的印象非常好,他们分属几个家庭,却能令人明显感觉到家风既淳朴又高贵,男人在原地肃立,女士拉着儿女静静地在分散摆放的数把椅子上坐下,虔敬地专注聆听。

我很为这样的场面着迷,毫不关心时间的悄悄流逝。可爱的女导游此时并不闲着,她拿起一小瓶宫殿自制的香水,轻手轻脚地为每位女士在手腕上搽一点,而我是唯一被搽的男士。看得出在场的每位游客都很喜欢她,所以当她走过每个人身前的时候,大人小孩都主动将手腕伸给她,微笑地共享那淡淡的天然香气。她的姿态优雅极了,鞋跟小心翼翼发出的脆声,竟能合上海顿音乐的节拍。

多么生活化的海顿音乐!多么身临其境的一次“参观”!远离维也纳的艾斯特哈吉宫殿,因为一位这样的导游,真成了一个不受时间侵蚀的独立王国。在匪夷所思的琳琅满目的奢华陈设中,我身心完全放松地享受海顿时代的沙龙音乐,目睹眼前似真似幻的宴饮排场,一切皆因这样一位时代精神与表演才能兼具的美女导游的引领和演示。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并非全出自职业的目的,我相信她是热爱海顿热爱海顿时代生活的,因为她的热爱,我们的“海顿之旅”由瞻仰而参与其中,由隔世的膜拜而由衷爱上那个时代,爱上这宫殿中长存于悠悠岁月之中的活生生的一切。

刘雪枫,知名音乐评论家,古典音乐推广者。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著有《贴近浪漫时代》《德国音乐地图》《朝圣:瓦格纳的拜罗伊特》《交响乐欣赏十八讲》《和刘雪枫一起听音乐》《给孩子的音乐》等。

从维也纳往东南方向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就进入有着浓郁的匈牙利风情的布尔根兰州(Burgenland)。吸引我到布尔根兰的是海顿故地、莫尔比什湖上轻歌剧(M?rbische Festspiele)、洛肯豪斯(Lockenhaus)城堡的室内音乐节和清冽的白葡萄美酒。

莫扎特虽有脍炙人口的《林茨交响曲》,但在我心中,林茨是唯一的“布鲁克纳之城”。布鲁克纳最重要的创作岁月在维也纳度过,可维也纳却少有布鲁克纳踪迹,甚至布鲁克纳在维也纳贝尔维迪尔(Belvedere)宫故居的“临终之床”后来也搬回林茨治下的圣弗洛里安(St.Florian)修道院,与他的灵柩一起供真正爱他的人瞻仰凭吊。

1911年2月21日,在指挥纽约爱乐乐团完成一场音乐会后,终因急性链球菌感染而放弃了余下的音乐季演出。回到维也纳之后,他便住进位于第九区玛丽安巷(Mariannengasse)20号的吕弗疗养院。5月18日晚刚过11点,在雷电交加的暴风雨中,用他在尘世的最后一点力气喃喃地吐出一个名字——“莫扎特”。

“皇帝厅”是艾斯特哈吉亲王举行室内乐演奏的地方,4把椅子放着4件弦乐器。海顿的“皇帝”四重奏的乐声突然洒满每一个角落,对我来说,如此熟悉的旋律在海顿魂魄永驻的皇帝厅里萦绕,竟能悚然动容而心生肃穆。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