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网页版在线登录入口

瓦格纳兵变真相了

6月24日,俄乌冲突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瓦格纳集团调转枪口朝着莫斯科去了。瓦格纳集团和他的首领普里戈任吸引了全球目光。

对瓦格纳集团、普里戈任本人,以及这次叛乱的来龙去脉,众说纷纭。其中不乏一些误解有待澄清,比如“瓦格纳集团是一家私人雇佣兵公司”、“普里戈任是瓦格纳集团创始人”的流行说法都属于误解。

这里先声明一下,该事件纯属俄罗斯内政,本着职业看瓜的专业精神,不吹、不黑、不持立场。

首先要澄清的是,经常被称为“私人雇佣兵公司”或“私人军事企业”的瓦格纳集团并不是一家公司,也不是任何形式的企业,甚至不是任何形式的合法组织。因为俄罗斯法律压根不允许私人军事组织合法存在,瓦格纳集团也从未以任何方式正式登记注册。

瓦格纳集团甚至不是雇佣兵集团。雇佣兵集团是为雇主提供军事服务换取现金报酬的,而瓦格纳集团的收入是多元化的。大量收入来自非洲、叙利亚等地的“自有产业”,诸如矿场、军火交易。

瓦格纳集团当然也不是“军阀”或地方武装,因为瓦格纳在俄罗斯境内没有独立或半独立地盘。和车臣地方武装领导人拉姆赞·卡德罗夫也不一样。

瓦格纳集团只能称之为俄罗斯非正规私人武装集团,是在现代军事体系中没有对应的特殊存在。瓦格纳集团是俄罗斯古老军事传统的复活,那就是沙皇私属武装。

彼得大帝改革前的俄罗斯军队是高度封建化,皇家、大小贵族、各民族的首领各领私兵。彼得大帝改革后,俄罗斯效法同时代的西欧,基本实现了军队国家化。

但是,沙皇保留了养私兵的特权,哥萨克武装、皇家庄园招募和供养的“皇庄兵”,以及部分异族武装集团,都是直接效忠沙皇的体制外武装力量。其中,又以“皇庄兵”和沙皇的关系最为密切。

瓦格纳集团的性质介于哥萨克武装和“皇庄兵”之间,瓦格纳的经济来源类似哥萨克,特权经营的产业、俸禄和完成军事目标的奖金多元组成。瓦格纳在俄罗斯军事力量的指挥体系中也有哥萨克式的独立性。

哥萨克是自成一体单独完成任务,还是在正规军将领的指挥下行动,完全由沙皇决定。就算置于某个将领的名下指挥,哥萨克的服从度也很微妙。听不听话,取决于沙皇对将领的真实信任度、哥萨克首领和将领个人关系、具体的战场态势等等。

但是,瓦格纳集团并没有哥萨克武装的高度独立性。军事物资供给,和“皇庄兵”一样从俄罗斯正规军分配得来。但和正规部队不同的是,瓦格纳军事资源的分配标准是克里姆林宫“单独开小灶”,而不是国防部按照军事制度分配的。这和“皇庄兵”也很相似。

瓦格纳集团是克里姆林宫复活沙俄传统的产物,在很多方面都和现代军事体制格格不入。虽然克里姆林宫充满了对沙俄时代的怀旧情绪,但是这一“复古”举措倒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和沙皇时代面临了相同的现实困境——对军队缺乏信任。既不信任军队的战斗力,也不信任军队的忠诚度。

两次车臣战争,俄军的战斗表现令人失望。俄军臃肿低效,特种作战能力低下,无法有效应对复杂战场等等短板,暴露无遗。2008年俄格战争的规模虽小,俄军却闹出了大笑线集团军在战场失联,一片混乱。

克里姆林宫因此痛下决心,于次年搞起了军事改革,这一改就改出了马蜂窝,腐败要不要管?冗员要不要除?这都是严重得罪军中既得利益集团的要命活。

改了三年,操刀改革的国防部文职系统和军中大佬之间关系高度紧张。最终强硬的改革派防长谢尔科夫倒台,换高情商的绍伊古上台收拾残局,改了个非驴非马的半吊子。

种种曲折,或许让克里姆林宫对军队的战斗力和忠诚度产生了怀疑。于是照着老祖宗抄作业,在正规军事体制外搞一支“影子部队”就成了选项。这支擅长特种作战、脏活累活都能干的“影子部队”,最初被称为“斯拉夫军团”,是瓦格纳集团的前身。

2013年俄总参谋部特种部军官德米特里·乌特金中校退伍后加入斯拉夫军团,这位军中著名的特种作战专家代号为“瓦格纳”。2014年乌特金正式接手斯拉夫军团,瓦格纳集团的名号流传开来。

因此,瓦格纳集团的创始人是德米特里·乌特金中校。那普里戈任又是啥角色?他肯定是瓦格纳集团的“所有人”,但他到底在创立瓦格纳集团过程中发挥了多大作用,并没有准确的信息。

在拥有瓦格纳集团之前,普里戈任的人生和军队毫无关系——就凭这点,他就比不过现在的对手国防部长绍伊古。绍伊古绰号“胶合板元帅”,是讽刺他搞房地产出身,但好歹还是预备役上尉,普里戈任连加入预备役的资格都没有。

普里戈任出身圣彼得堡的工人家庭,比不过“胶合板元帅”的官二代出身。青少年时代读体校读歪了,早早辍学混社会。从少年犯一直混到成年犯,至少进过两次监狱。1981年因为团伙抢劫,被判12年。经减刑,1990年出狱。

靠摆摊卖热狗赚了第一桶金,搞过百货业、开过赌场,经历很复杂。最后真的投身餐饮业,靠开饭店成了富翁。也有很多人认为餐饮业不过是他洗钱的手段,真正赚钱的是偏门生意。不管钱是洗出来的,还是赚出来的,餐饮业确实是普里戈任最成功的事业。

靠豪华餐厅的贵客相助,普里戈任成功拿到了克里姆林宫的外包。从做国宴到送夜宵,普里戈任早在世纪之交就混进了普京的圈子。因为亲自给普京上菜的照片,他获得了“普京的厨子”的绰号。后来被简称为“厨子”,其实普里戈任的厨艺可能也就是烤烤热狗。

虽不是御厨,但也绝对是克里姆林宫信得过的圈内人,这就是进入“寡头俱乐部”的门票。普京清洗了前朝的旧寡头,圈内人上位填补了空缺,“厨子”或许不会做菜,但是他确实会做寡头。

很有可能是普里戈任出钱、乌特金中校出力,共同打造了瓦格纳集团。也不排除他是从其他寡头手上接盘这摊生意的可能性。反正外界对他和瓦格纳集团的关系传了多年,直到2022年9月普里戈任才松口承认了自己拥有瓦格纳集团。然而,“拥有”也好,“创始人”也罢,普里戈任其实都不配。

“皇庄兵”的主人只能是沙皇。直到这次俄乌冲突改变了普里戈任的角色,他真的成了瓦格纳集团的主人。

俄乌冲突前,按照俄罗斯的标准,瓦格纳集团的表现是令人满意的、放心的。倒也不是瓦格纳集团真有多大战功,而是脏活累活,瓦格纳集团都愿意干。

不管是牺牲自家人命的严重损失,还是造成平民伤害被国际社会谴责,瓦格纳集团都不在乎。

瓦格纳集团没有真正的大战功,并不是刻意贬低它。而是瓦格纳集团特种作战的定位,主要配置是轻武器,正面战场和战略作用有限。

但是,一方面因为特种作战是俄军短板,衬托了同行;第二方面,俄乌冲突前,俄罗斯军事行动的规模都不大,对手实力羸弱,是适合瓦格纳的好舞台。因此,瓦格纳集团在克里姆林宫的分量是越来越重。

也正因为冲突规模不大,所以军事资源也够分。俄乌冲突前,瓦格纳集团和绍伊古执掌的国防部、俄总参谋部代表的正规军之间合作也算顺畅。各赚各的钱,各拿各的份额,相安无事。

普里戈任还在军中找到了好搭档苏罗维金将军。这位绰号“屠夫”的将军在俄军中也是另类人物,“屠夫”的履历大有问题。军校时代就因为偷手枪上过军事法庭,职业生涯充满“争议”,性格粗暴、桀骜不驯。

正常情况下,苏罗维金这种军校差生、履历有污点的人物,是很难在军中仕途上走多远的。但是,克里姆林宫就是看中了“屠夫”的另类非主流,一路闯祸一路升。连开飞机都不会的苏罗维金居然当上了俄空天军司令,可见克里姆林宫的青睐有加。

都靠宫廷圈上位,“特种作战”的爱好也接近,还有进过监狱的共同经历,以及口无遮拦的粗暴性格,“厨子”和“屠夫”成了好搭档。这对搭档和绍伊古、格拉西莫夫、拉平等军方正统大佬之间,形成了平衡。这种平衡制约的操作,也是沙俄宫廷的祖传手艺了。

普里戈任叛乱后,“小作文”发了一篇又一篇,矛头直接指向了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尤其是把绍伊古说成是发动俄乌冲突的推手,说“胶合板元帅”是为了再拿一颗勋章发动冲突。这……让人怎么说呢?格局小,还是太幼稚?

绍伊古搞军事肯定不行,但是智商情商是出名的在线,为人也算低调务实。何至于为个勋章任劳任怨?虽然现在还不是下定论的时候,但是以目前的信息看,误导克里姆林宫的主力来自情报部门。

是他们提供的错误情报,导致克里姆林宫作出了过于乐观的判断。而绍伊古和军方大佬在最后时刻还是“鸽派”,倒不是他们多么爱好和平,而是因为他们知道俄军的真实战斗力。

情报部门和搞特种作战的瓦格纳集团之间关系更为密切,利益诉求也更接近。要说冲突推手,普里戈任比绍伊古更可疑。而且,在巴赫穆特拉锯战之前,普里戈任可比绍伊古“”得多,甚至看上去瓦格纳集团才是这场冲突真正的主力。

但是,随着战事陷入泥沼,瓦格纳集团和国防部之间的分歧也越来越大。先是战事不顺利的锅谁来背,闹了场阵前换将的风波。

2022年10月初莱曼失守后,车臣小卡和普里戈任对拉平上将公开抨击,指责他要为战事失利负责。普里戈任更是顺着拉平的藤,摸到了总指挥格拉西莫夫的瓜。

两人配合成功后,各取所需,拉平下、小卡上,苏罗维金接过了总指挥职位。格拉西莫夫和拉平都是绍伊古的铁杆,瓦格纳集团和国防部、总参谋部算是彻底撕破脸了。

更要命的是,苏罗维金上位后,一通狂轰滥炸,把自家导弹库“去武装化”,还丢了赫尔松。这战绩比前任还不如,还没把位子坐热就被解除了总指挥职务,格拉西莫夫接手。

瓦格纳集团也吃了瘪,本以为在苏罗维金空天军大力支持下,能够轻取巴赫穆特。结果在这个根本谈不上多重要的小城陷入了拉锯战,瓦格纳集团伤敌八百、自损一千。最后巴赫穆特几乎被炸成了白地,都没彻底占住。

瓦格纳集团的收获是吹了把大牛,付出的代价是战力打了个六折后,俄军姗姗来迟接防,却不掩护瓦格纳撤退,跑得比瓦格纳还快。瓦格纳集团损失惨重,狼狈不堪。普里戈任是真的恨死了绍伊古和格拉西莫夫。

没想到,绍伊古是趁你病要你命。既然瓦格纳集团打残了,顺势收编。军事物资补给打折还是一时损失,原来“开小灶”的单独物资供应渠道也要收掉。

6月10日图穷匕首见,国防部要求所有外包雇佣团队的物资补给统一部管。这是要断了普里戈任的命根子,挣扎数日无果。最终发难,挥师北上了。

瓦格纳集团和国防部的“厨子VS胶合板”之争,是一场宫斗大戏。人事权、指挥权等等一团乱麻,但是归根结底还是利益分配的蛋糕变小了。原来各自发财的微妙平衡在物资匮乏的条件下被打破。但凡克里姆林宫还能保证小灶和大灶间的能吃饱,事情就到不了这一步。

普里戈任和绍伊古,谁是这场冲突的最初推手,今天已经不再重要。普里戈任今天摆出的反战姿态,无非是他打残了、打怕了。怕乌军,也怕俄国防部。而今天的绍伊古也不能“鸽派”,因为不把普里戈任这样的对手限制住之前就怂了,他很可能是战败责任的背锅侠。

这场错误的战事,究竟会以何种方式结束,或许是此次瓦格纳集团叛乱风波留下的最大谜团。

无论冲突以何种方式结束,瓦格纳集团都将成为历史。但是,克里姆林宫的权力私人化给俄罗斯带来的伤害才刚刚开始。瓦格纳之后还有车臣地方武装,还有各怀鬼胎的新寡头蠢蠢欲动,还有一大堆“帝国边疆”的地方实力派,甚至是绍伊古、格拉西莫夫背后的军中大佬。

他们曾经是克里姆林宫主人随意摆弄的棋子,当操纵他们的大手日渐虚弱,无可避免地走向了失序。因为他们除了“主人的意志”之外,不知秩序为何物。

没有互信、没有底线、没有共同的目标,更没有其他外部力量的制约,一切都有可能。

王座崩塌的悲剧,在俄罗斯历史中反复上演,又被遗忘。俄罗斯人怀念沙皇的权力无所不能的时代,却忘了无人不朽、无人永生。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