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MANBETX官网

别了潘德夫!最后的战役最好的告别

“是时候了。2021年,我就要38岁了,我真心觉得这就是我最后一个赛季了,该退役了。”2020年岁末,效力于意甲球队热那亚的北马其顿球星潘德夫,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彼时,潘德夫表示,自己在退役前,还有两个未竟的心愿帮助热那亚保级、与北马其顿一起参加欧洲杯。

时间来到今夏,潘德夫已经实现了这两个愿望。或许,也正因如此,了无牵挂的他,才会在北马其顿与荷兰的赛前发布会上,宣布了自己打完这场比赛就将退役的决定:“对我来说,真的想不出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告别了。”

潘德夫年少时,正是“巴尔干三个火枪手”最为风光的年代。作为三个火枪手之一的潘采夫,在1990-1991赛季欧冠决赛的点球大战中,罚中决定性的一球,帮助贝尔格莱德红星击败当时不可一世的马赛,站上欧洲之巅。彼时,8岁的潘德夫心中,种下了一颗梦想的种子。

2000年,潘德夫在国内俱乐部贝拉西卡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在个人职业生涯处子赛季,年仅17岁的潘德夫没能坐稳主力位置,但也在24场比赛中斩获6球,展现出了不俗天赋。随队出征意大利参加维亚雷乔杯的潘德夫,在这项欧洲足坛历史最为悠久的青年赛事中崭露头角,给意大利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2001年夏天,国际米兰向潘德夫递上了一份合同,将这名冉冉升起的新星,带到了意大利。许多年后,回忆起那个命运中的巨大转折,潘德夫动情地说:“我永远感激国际米兰,是国际米兰将我带到意大利,让我认识意大利足球,让我崭露头角。”

事实上,潘德夫的意大利之旅,起步磕磕绊绊,他在加盟国际米兰的第一个赛季,将板凳坐穿,没有得到哪怕1分钟的出场时间。随后,他被租借至意丙球队练级,也曾被打发去意甲弱旅安科纳。2004年年初,在那桩国际米兰从拉齐奥引进斯坦科维奇的交易中,潘德夫被送到了拉齐奥。彼时,没有人意识到,这会成为潘德夫又一个全新的起点。

2004-2005赛季,拉齐奥与尤文图斯的比赛中,潘德夫上演了一球成名的戏码。面对当年王者之师的顶级防线,潘德夫先是将卡纳瓦罗晃倒在地,而后躲过图拉姆堵截,从容起脚射门,洞穿了布冯把守的球门。意大利媒体赛后惊叹:“整个意甲最优秀的防线,在马其顿天才面前颤抖。”

后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重返国际米兰的潘德夫,在“狂人”穆里尼奥手下,释放出了最大能量。2010年,回归蓝黑军团的潘德夫,帮助球队赢得三冠王荣耀,一口气将意甲冠军、意大利杯冠军以及欧冠冠军收入囊中。就某种程度而言,当潘德夫随蓝黑军团捧起那一年的欧冠冠军奖杯,他已经与昔日偶像潘采夫站到了同一高度上。

2001年夏天,尚不满18岁的潘德夫第一次披上了国家队战袍。在过去二十年时间里,潘德夫的坚守与付出,感动了所有人。

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3日凌晨,北马其顿在欧洲杯资格赛附加赛中,1比0战胜格鲁吉亚,历史上第一次拿到了欧洲杯入场券为球队打入制胜进球的,正是潘德夫。那一场比赛开打前,潘德夫在更衣室作动员,他告诉队友:“这可能是我在国家队的最后一战了。”潘德夫的这番赛前宣言,鼓舞起了球队的斗志,全队上下一心,拿下了那场关键之战。潘德夫回忆,赛后,所有人都很激动:“就像我们拿了欧洲杯冠军似的。”

2020年欧洲杯,是欧洲杯扩军至24支参赛球队后举办的第二届赛事。有评论指出,豪门盛宴似乎已成往事,欧洲杯正成为庶民的嘉年华。然而,也是得益于这样的改变,如潘德夫这般小国大梦的动人故事,才有机会展现在世人面前。

这个夏天,为北马其顿打入队史欧洲杯首球的又是潘德夫。在北马其顿与奥地利的比赛中,37岁零321天的潘德夫斩获进球。尽管,北马其顿最终不敌奥地利,但这粒进球,却足以令北马其顿球迷感到心满意足。

在如今的北马其顿,潘德夫绝对是孩子们心目中的超级英雄,就像是当年的潘采夫一样。曾与潘德夫在国家队并肩作战多年的乔治赫里斯托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自己的两个孩子,都是潘德夫的铁杆球迷:“他们买了2020年欧洲杯的帕尼尼球星卡,当他们得到潘德夫时开心极了。”

北马其顿本届欧洲杯的第二场比赛中,潘德夫制造了一粒点球,队友阿利奥斯基主罚补射命中,但这并未帮助他们从乌克兰身上拿到分数。北马其顿也成为本届欧洲杯首支出局的球队。赛后,乌克兰主帅舍甫琴科与潘德夫紧紧相拥的画面,令无数球迷唏嘘不已。

而当告别时刻最终来临,潘德夫将祝福送给了球队中的年轻人:“希望这一代的北马其顿球员,能实现进军世界杯的终极梦想,因为他们都是非常出色的球员。”与潘德夫相比,北马其顿阵中的这些年轻人,线年生人的新星埃尔马斯,这位如今效力于那不勒斯的中场,仅为国征战4载,就登上了欧洲杯的广阔舞台。当潘德夫解甲归田,历史的重任,落在了这些年轻人肩膀上。

早在2010年,潘德夫就在自己的老家建了潘德夫足球学院。当时,他告诉自己的老友:“我要把自己挣的这些钱,投入到足球建设中去,帮助我的城市、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祖国。”随北马其顿出征本届欧洲杯的拉德斯基,就来自潘德夫学院。潘德夫曾说,自己退役后不准备去当北马其顿足协主席:“该做的,我其实都做了。”

老兵不死。下个月就将迎来38岁生日的潘德夫,选择转身离开,但他传递出的梦想之光、希望之火,已然照亮了欧罗巴夏夜的天空远方的你我,也感受到了那光与火的鼓舞与召唤。(济南时报新黄河客户端记者姚正)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