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MANBETX官网

“点球杀手”有秘笈 斗智斗勇12码内大演无间道

守门员扑救点球的关键是什么,靠能力,还是靠运气?那些“点球杀手”的扑救秘诀又是什么,凭判断,凭观察,还是凭直觉?对一名门将来说,每一次扑点球的过程,都是和对方射手斗智斗勇,甚至是相互赌博的过程。在这短短12码的距离内,上演的就是这样一场两人之间的“无间道”。

“守门员思索着,应该往哪个方向扑。因为他认识对方的射手,所以他很清楚在通常情况下,对方会射向哪个角。而与此同时,射手也在盘算:那个守门员这会儿一定在考虑我会射向哪个角……”这段文字出自作家彼得·汉德克的《守门员对点球的恐惧》。这部小说曾被搬上过银屏,描写的是一位人格分裂的退役门将。然而实情果真如作家所描述的那样,门将和射手在面对点球时会产生如此复杂的心理活动吗?

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因为根本就没这个必要,尤其当守门员对扑点球胸有成竹的时候。两周前,勒沃库森的门将布特在对沙尔克的比赛里扑出了林肯的点球,这得益于他观察到了对方的射门方向。此外,球队教练也给了他足够的指点——当然,不是说当时还在帅位上的奥根塔勒拥有每名走上罚球点的球员的数据,但至少,勒沃库森队的数据库没有漏掉这个信息:林肯此前所主罚的三个点球,射的都是守门员的右角——这就是布特在面对他时所扑的方向。而就在布特扑出点球后没过多久,对方的门将罗斯特也扑出了贝尔巴托夫的点球,只不过方向相反,罗斯特选择了往左扑——贝尔巴托夫曾在德甲第二轮罚进过拜仁一个点球,当时他瞄准的就是卡恩的左侧。

正所谓“知识就是力量”,也许知道扑救方向并不是万能的,但如果不知道方向的话肯定是万万不能的。令人惊讶的是,在现今德甲所有球队的守门员里,只有杜伊斯堡的科赫统计对手习惯的射门角度。然而,就连他自己也并不完全仰仗这个,因为在他看来,更重要的是仔细观察对方主罚点球时身体的姿势,然后做出判断。科赫的一些同行,如比勒费尔德的海因、多特蒙德的魏登费勒、赫塔的费德勒以及劳滕的马霍,也都采取相同策略。而另一些门将则习惯依靠直觉扑点球,比如斯图加特的希尔德布兰德、门兴的凯勒、纽伦堡的舍费尔、法兰克福的普罗尔以及科隆的韦塞尔斯。

汉诺威门将恩克堪称“点球杀手”,保持了当前德甲最高的扑点球成功率。虽然他宣称自己在大多数时刻是“跟着感觉走”,他还是得感谢球队的守门员教练希弗斯平时给予的指点。同样,凯勒、海因、马霍、舍费尔及美因茨的瓦赫,也得到了各自的教练坎普斯、施利克、埃尔曼、马蒂内克、库内尔特在扑点球上的指导。汉堡的守门员教练特伊贝尔有一份电脑档案,各队球员射点球和任意球的数据均有精确记载,该队门将韦希特尔自是从中获益不少。沃尔夫斯堡的门将延奇则保持了一项奇怪的纪录,即别人在射他点球的时候,打偏或打飞的次数最多。不知这是否得归功于延奇1米96的身高,至少他表示自己在扑点球上并没什么绝招。

2001年冠军联赛决赛上,卡恩在点球大战中采取了孤注一掷的策略:“扑向那个我已经扑了一辈子的方向——右角。”因为大多数球员都用右脚射点球,因而最顺脚的方向就是守门员的右面。卡恩是幸运的,因为他在那场大战中扑出了三个点球。但这还不是最幸运的:本赛季冠军联赛首轮拜仁对维也纳快速的比赛里,对方球员将射向卡恩右侧的点球直接踢出了底线。相比之下,不来梅的赖因克可没那么走运了,冠军联赛首轮对巴塞罗那,他就没能扑出罗纳尔迪尼奥主罚的点球。虽然小罗在巴西对巴拉圭的比赛里曾两度将点球射进球门右角,赖因克了解到这一点并且扑对了方向,无奈去年世界足球先生的射门太过精准。“对守门员来说,这是职业生活的一部分。”不来梅的门将教练布尔登斯基只能如此安慰弟子。

碰上小罗这样刁钻的射手,估计就连卡尔古斯、托尼·舒马赫及尼格布尔都只能徒呼奈何。这三位德甲历史上最出色的“点球杀手”都有各自的独门秘籍:卡尔古斯通过扑救从墙上反弹的网球来提高反应力,将扑点球视为乐趣的尼格布尔则编撰了两张被扑出点球的清单。那么托尼·舒马赫呢?“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是Sat1电视台数据库的先驱。”这位1982和1986年两届世界杯上联邦德国队的点球英雄如是说。他不仅统计对手罚点球的资料,还根据大力射门和轻巧射门的不同而将他们分为“棒槌”和“技师”两类。他还喜欢在面对点球时大打心理战,把对手拉进自己设下的赌局中。

罚点球是一场赌博,说到底还得看运气。魏登费勒的感悟就是:“对方究竟会射向哪一方,其实没个准。”这是一场发生在两人之间,12码距离内的“无间道”,想必彼得·汉德克也深谙此道,因为这位本文开头提到过的作家用了以下文字来结束他的小说:“守门员接着又想:今天对方可能会把球射向另一个方向。同样,射手也揣摩到了守门员的心思,于是考虑这一次是不是还要射同样的角度。然后……再然后……”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