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网页版在线登录入口

党卫军第12青年装甲师:让盟军胆寒的“奶瓶”军团

提到德国二战时期的王牌军,多数人想到的都是大名鼎鼎的“骷髅师”、“维京师”、“帝国师”。但有这么一支军队,他们成立时间晚,成员平均年纪只有16岁,被盟军戏称为“婴儿师”,但战斗力丝毫不弱于前面提到的三大王牌军,这就是党卫军第12青年装甲师。

在东线经历莫斯科的寒冬和斯大林格勒战役的惨败后,德国的战争资源和兵力明显枯竭,战争胜利的天平开始向盟军一方倾斜。由于国内适龄的男性数量大幅减少,于是丧心病狂的法西斯将目光放到了数量庞大的青年群体上。

1943年6月24日,在德国高层的威逼利诱下,两万多名年仅十六岁的希特勒青年团志愿者来到了比利时的训练基地,开始接受正规的军事训练。

为了让这批乳臭未干的童子军快速成长,德国高层特地组建起了一支优秀的教练团。这支队伍中的核心军官和基层士官均来自刚刚经历过东线战争的第一警旗队师,还有50多名实战经验异常丰富的国防军军官负责为这些年轻人授课。

优秀的教官加上严苛的训练,党卫军第12青年装甲师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接受了最全面的军事训练,很快就被磨砺成为了一支拥有强悍战斗力的部队。

由于该师内的官兵大部分都还未成年,党卫军高层就为该师制定了每人每周不得少于5斤牛奶的摄入量,普通士兵香烟、酒水的配额在他们这里就变成了糖果、巧克力之类的零食。而这些训练他们的教官也成为了他们日后在战场上的直属指挥官。

1944年4月1日,为了应对盟军将从法国北部登陆的威胁,第十二装甲师被派遣到了诺曼底地区,并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大放异彩。

1944年6月6日,盟军实施了代号为“霸王行动”的军事计划,并成功从诺曼底登陆。德国国防军最高统帅部虽然拒绝装甲师采取自由的行动,但是对于他们向战场接近却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为了能快速抵达战场,第12装甲师花费了6月6日一整日的时间赶路。他们首先抵达了卡昂的西南方向。在下午的行军过程中,第12装甲师不断遭到盟军飞机的攻击。而坦克纵队面对诺曼底狭窄复杂的道路实在难以提速,这些因素打乱了他们的行军纵队,因此使前进的速度大为减慢。

6月7日凌晨,第12装甲师作为先锋军第一个到达战场。一天多的持续行军使士兵们都很疲惫。就在这时经报告证实,登陆的英国和加拿大部队已经在某些地段上突破了海岸防线,并且开始向内陆进攻。

由于卡昂已遭受了盟军重型轰炸机的攻击,许多街道被建筑物的残骸所阻塞,使得车辆根本无法通行,这极大程度的限制了坦克纵队的发挥。

所以第12装甲师已经决定改变策略,不进行城市战。转而在城市外围建立起防线,他们的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守住城市外围,进而向北进攻,把盟军推到海里去。

大约早晨9点钟,临时指挥所阿登纳斯修道院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一小时后,第一辆坦克启动。随即有50辆坦克组成的突击部队已经整装待发,在早晨温暖阳光的照耀之下坦克开始向集结地运动,身穿斑点迷彩战斗服的装甲掷弹兵跟随在坦克附近。

当以稻草和树枝伪装的IV型坦克开始接近前面的敌人时,便可以从坦克指挥塔辨认出盟军那些圆滚滚的一身橄榄绿的“谢尔曼”坦克。

在一小段时间的调整后,IV型坦克的75毫米炮开火了。一辆“谢尔曼”坦克被击中,冒出一阵烟,随后着起火来,其他盟军坦克也纷纷被IV型和“豹”式的齐射击中,丧失了战斗力。

在坦克纵队的火力掩护下,隐藏在暗处的装甲掷弹手们便对着盟军展开了疯狂的进攻。这些男孩在机枪和手榴弹掩护下不断冲击盟军的防线,使得盟军一时间无法应付。

随即,盟军的空中支援到达才阻断了德国人的攻势,强大的空中火力让第12装甲师的步兵遭受了不小的损失。但在坦克与装甲掷弹兵的通力合作下,德军付出了6辆坦克的代价击毁了盟军28辆坦克。

在战斗中,许多盟军士兵看到身穿SS军服的十几岁的孩子时都大为震惊,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党卫队“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的士兵,也第一次见识了如此狂热和凶猛的打法。很难想象这是一群本该在校园里读书的少年们所能展现出的战斗力。

战地记者切斯特-维尔莫特后来记述:“守卫着防御阵地的第12SS装甲师战斗得非常顽强,但是在整个战役中他们所表现出的战术素养却远远比不上他们的勇猛。”

在损失了大量士兵和装备后,盟军不得不撤回北面的桥头堡,并需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对手的战斗力。而第十二装甲师的在经历了盟军强大火力的洗礼后,也没有余力再向北推进,只能在原地修筑防御工事。

7日晚到8日凌晨,不死心的盟军再次组织起攻势,试图占领卡昂,但都被顽强的德国人打了回去。而德国人也没有放弃他们原本的计划,在8日晚组织了坦克群进行反冲锋。

战斗力强悍的豹式坦克短暂地冲破了加军的防线,但很快就被密集的反坦克炮打了回来,并损失了6辆坦克。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第十二装甲师毫不动摇地进行着艰苦的防御,为了对付盟军的空中优势,掷弹兵们在夜间向前线运动,在天亮之前就把夜间留下的一切痕迹清除掉。

盟军的强大火力和对制空权的掌控,使得德国人处于绝对的弱势,但在这样的局势下,这群被法西斯洗脑的狂热的年轻人如同蟑螂一般顽强,一次又一次的把盟军击退。低落的士气已经开始影响到部队,并且德军的持续炮击及随时可能发动的反攻也使盟军坐立不安。

为了打破僵局,盟军开始运用步兵与坦克协同,并在海军舰炮和空军的掩护下对德军阵地发起猛攻。他们首先利用舰炮与空军对德军进行地毯式的轰炸,密集轰炸之后,再派出坦克和士兵一同出发。

就在盟军认为自己胜权在握时,情况又出现了变化。德军掷弹兵们在多天的炮火洗礼后,成功掌握了在强大火力下生存的办法,并且在阵地前布置了一大批反坦克地雷。

领头的“谢尔曼”落入了德国工兵设下的反坦克陷阱。爆炸的地雷腾起一股黑烟,后面的坦克立即停下,搭载的步兵还没来得及从坦克周围散开,隐蔽的德国反坦克炮开火了。

德军利用反坦克武器重创了盟军,再次守住了阵地。可仅仅依靠第十二装甲师的力量,被盟军击败只是时间问题。

德国青年军们顽强的战斗意志虽然抵挡住了盟军的步伐,可是阻止不了历史的车轮。随着双方多次的交战,卡昂守军已经损失惨重。

在6月26日早晨,英国人发动了“埃普索姆”行动,英军的炮兵首先开始了拦截射击。紧接着英军大批‘台风’攻击机呼啸着飞过德军的头顶向罗雷发射火箭弹。一场地狱般的恶战由此展开了。

在随后的几天中,盟军继续考验着第12装甲师的防线,德军的防御体系已经遭到了破坏。在狼烟四起的战场上,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一片凄凉的景象。在视力所及之处都能看到双方战死的士兵,被摧毁的武器装备也宛如死去的巨兽,死气沉沉地躺在战场上。

不论这次防御是如何的顽强,在这场战役里,第12装甲师已经用尽了他们的力量,幸存下来的士兵都非常疲惫。而绝望也开始在德军中蔓延,他们看不到获胜的希望,能做的只是被动挨打。但盟军方面也不好受。原本被盟军认为是可以轻松拿下的卡昂却变成了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这一变故让蒙哥马利感觉丢脸。

这次盟军调来了英国第3、第59步兵师,加拿大第3步兵师,第105炮兵旅,第4和第107重型防空炮团,第6北斯塔福德联队和第2南斯塔福德联队,以及大量装甲车和坦克。

盟军的猛烈攻击遭到了第12装甲师的拼死抵抗。这群少年已近乎自杀式的作战拖住了英、加军队的步伐。在长达两天的鏖战中,双方的损失都是巨大的,光是英军就损失了近乎25%的兵力。

巨大的伤亡近乎让这支青年师团覆灭,德军指挥官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再这么战斗下去,团灭会是这支童子军的最终结局,他不想看着那些少年为这种毫无意义的作法去送死。

终于,坚守33天的卡昂最终被德军放弃,疲惫不堪的第12SS装甲师终于撤退了。

他们在战场上坚守了4个星期并且没有得到任何的支援,依靠着狂热的战斗意志和年轻人特有的血气和敌人打得有来有回。虽然最后不得不向盟军的火力妥协,但这次战役使得这支青年师团名声大噪,让参加这次血战的盟军部队留下了心理阴影。

7月19日,经过短暂休整的第12装甲师又被投入了战场。英加部队发动的古德吾德行动把他们拉入了战斗。7月20日前,盟军的进攻在韦蒙特附近被遏止住了,12SS守住了他们的防线并坚持了两个星期。

此战打得异常惨烈,第12装甲师以仅余的60辆抗击盟军600辆坦克,许多掷弹兵身系炸药跳上盟军坦克与其同归于尽。

青年师是一个时代的悲剧,是纳粹罪恶行径的一个表现,是一支不该出现的部队。在战争必败的情况下,试图将这群孩子补充进部队,将其作为反击的“底牌”,刷新了世人对于罪恶的认知,也让德国人明白纳粹政权对于德国自身的残害。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