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网页版在线登录入口

考古发现:大卫王的丰功伟绩可能是假的《圣经》虚构另有目的

为了获得跟《圣经》有关的证据,据说耶路撒冷被考古学家们挖得底朝天。根据《圣经》的相关记载,古代以色列人生活的区域都是考古学家们非常感兴趣的地方。他们热衷于此地的原因在于既想证明《圣经》记载的是史实,也想证明《圣经》有些地方是虚构的。

大卫王是整个以色列从古至今的精神标杆,是以色列人振兴国家和民族的希望源泉。那么对于大卫王以及大卫王所建立的功勋进行考古发现就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大卫王时期被以色列考古学家们誉为“黄金时代”。

大卫是从打败菲利斯的巨人歌利亚开始名声鹊起的,证实菲利斯的存在也可以侧面证明大卫故事的真实性。事实上从考古上看,菲利斯人是从西边海岸开始建立了强大的军事政权,和古代以色列人的战争也是为了争夺西海岸边上的土地。从菲利斯人的家乡迦特挖掘的文物来看,菲利斯人是受到外来文化比如埃及文化影响的,这一点跟古代生活在迦南地区的以色列人有很大的不同。

古代以色列人跟外界更加隔绝,少受影响。虽然通过比较菲利斯人古代以色列人可以侧面证明他们之间的战争,也可以推测大卫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不是如同《圣经》记载一般伟大却还有待考证。

但是跟出土了非常多文物的菲利斯相比,要对大卫王城进行挖掘却异常艰难,毕竟大卫王时期距离现在已经有3000年,公元前10世纪之遥的遗迹是否还存在呢?以色列的考古学家Yadin就从古代以色列重镇,三大圣城,米吉多,哈措尔和基色入手,试图发现大卫王和所罗门时期的主城遗迹。

经过挖掘发现,这三个圣城都有非常雷同的防御工事和大门构造,于是Yadin的发现一直主导着人们的视线,证实了大卫王和所罗门正像《圣经》记载的那样,建立了伟大辉煌的王朝。

但是,Yadin的考古研究却被后来的学者质疑,认为他是一手拿《圣经》一手拿土铲进行考古,是以结论出发来寻找证据。Yadin本人还有一个身份是复国后的以色列国防军事参谋长,可以说是以色列复兴梦想的代言人,所以他的考古带着更多的政治目的。当他得出结论说吉米多是大卫王和所罗门强盛王朝的象征的时候,更多的是因为这是《圣经》说的。

但是在Yadin去世后,考古学家对这三大圣城之一的米吉多进行研究却发现没有出土一件可以证明是大卫王时期的文物。而且,Yadin的断代似乎非常成问题,因为他把米吉多出土的陶器定为公元前10世纪的东西,也就是大卫王生活的时期,但是在不远处出土的同样的陶器却被测定为是公元前9世纪的东西。这100年的误差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

当碳素测定法被推广之后,对吉米多的城防建设进行测定却发现这是属于公元前9世纪的东西,比大卫王生活年代足足晚了100年,可以说,大卫王和所罗门跟吉米多的雄伟城防没有关系。

至此,从考古证据上完全找不到《圣经》记载的伟大王朝大卫王遗迹,所以至少从考古上可以否认大卫王朝的存在。但是大卫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呢?

大卫倒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有挖掘出来的别的王朝的碑文佐证了大卫这个历史人物的真实性。当然也有学者是这样看待大卫的——作为杀死巨人歌利亚的英雄,建立丰功伟绩的完美大卫是不存在的,而作为有缺点的,会从背后攻击敌人背叛朋友的大卫是存在的。

我们先来看另一个遗迹,在耶路撒冷西边挖掘出的跟暗利有关的东西,证明了这个被《圣经》判定为恶王的暗利曾经建立了非常强大的王朝。暗利王朝遗迹中大大的城门在说明这里曾经是中央集权的权力中心,庞大的宫苑遗址说明暗利拥有一个强盛的王国。但是,这些在《圣经》中却只字不提,暗利被提及的是在撒玛利亚山上建造了都城撒玛利亚,而这个撒玛利亚城的人被视为罪人的后裔。

古代以色列引以为傲的黄金时代也不过是两代王朝而已,此后的以色列分裂为南北两国,但就从圣经故事的描述都可以知道这两个国家其实更多时候是敌对的关系。而北方的王被淹没在《圣经》的叙事中,究其原因,是因为8、9世纪的时候,北方以色列处于强盛时期,让南方犹大国受了辱吃了苦,而到了7世纪的时候南方犹大国开始强盛。

因为犹大国是以大卫王的直接后裔以及宗教意识浓烈的犹大支派,便雅悯支派和利未支派直接发展而来的,所以强大起来的犹大国以正统的犹太宗教代言人自居,在编纂宗教典籍的时候,就出现了抬高大卫以及犹大列王,贬低暗利以及北方以色列列王的倾向。

但是,不得不承认,从《圣经》对于暗利的记载以及考古对暗利的发现,侧面反映了《圣经》作为宗教典籍有所褒贬的做法,是为了凸显大卫故事的真正意义。从《圣经》故事中可以得知,大卫是拥有高贵血统的神授王权代理人,他的一切都是合乎神的旨意的,是古代以色列人以及现代以色列人实现统一的理想代表人物,这才是大卫在《圣经》中的显著意义。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